星际争霸神族 > 我家里的姐姐們 > 第一章:確定功法沒有問題?

星际争霸1.0.8手机版:第一章:確定功法沒有問題?


  幽羅山脈。
  巨大的瀑布直流而下,攜帶著大量的水流沖刷著巖石,巖石表面被沖刷的異常光滑,一般人恐怕難以在其上面站立,然而,就在這種情況下,一塊巨大的巖石上,一道身影正盤坐上面。
  不到片刻,人影睜開眼睛,抬起頭,視線放在不遠處,在那里,另一道人影坐在一塊巖石上面,手拿起一個靈果咬了一大口。
  沐塵見始皇這般動作,心中尤為好奇,話說,他不是殘魂嗎?這殘魂,也可以吃東西?
  對于這個疑問,沐塵可是思考了許久,因為,這半個月下來,自己的儲物袋里的丹藥、靈果、天材地寶什么的,幾乎被他吃了個精光,什么也沒有剩下。
  氣的沐塵擼起袖子找始皇干了一架,最后,嗯,沒有全身性粉碎性骨折,有的,是全身性錯位骨折。
  自那以后,沐塵對于始皇啃自己的丹藥靈果之類的東西,再也沒有發過任何怨言,當然,只是表面上不敢說出來而已,內心他可是把能罵的詞罵了一遍又一遍。
  吃沐塵的丹藥和靈果,始皇對此的解釋是——
  “哼!要不是朕為了恢復實力,豈會稀罕你小子的這些東西?”
  始皇告訴沐塵,由于他現在只是殘魂狀態,實力不是很強,要慢慢恢復他以往巔峰時期的實力,對此,他要吃一些極品的靈丹之類的東西,因此,沐塵成了他首個目標。
  不是因為沐塵本身好吃,而是因為沐塵的身份,沐塵是誰?沐家少主!
  沐家身為巨頭之一,底蘊那是相當的雄厚,如果沐塵想要敗家的話,不知能敗多少年才能敗完。
  如此的身份,沐塵身上好東西當然也有不少,什么普通的丹藥、靈果之類的,沐塵統統沒有,在沐塵的儲物袋中,里面裝的全部都是三姐給他專門煉制的極品丹藥,而且還有不少大姐二姐給他的名字聽起來非常吊炸天的靈果、丹藥、異寶,不夸張的說,沐塵儲物袋里隨便拿出一個東西,那就是無價之寶。
  然而,這些無價之寶,全部都進了這位始皇陛下的肚子里。
  有時候,沐塵也挺好奇這位始皇陛下到底是什么胃?
  吃丹藥靈果可以理解,可是,他連靈器都不放過!
  拿起靈器,手掌放在上面,不管你靈器多么高級,都是在瞬間化為鐵水,然后手掌一揚,里面的力量全部到了他的胃里,剩下的就是一堆沒有用的廢鐵了。
  怎么說呢,因為始皇的胃口實在是太好了,所以,他硬生生把沐塵給吃窮了。
  沐塵曾經哭著喊著,求祖宗的讓始皇離開他,要是再這樣吃下去,非得把他吃的經濟崩盤,衣不裹體。
  誰知,當沐塵求始皇離開他時,當時剛剛啃完一個月華果的始皇心滿意足地剔著牙,淡淡說了句——
  “朕和你已經成為了異心同體的存在,想要朕離開你,必須讓朕恢復到以往的實力,這樣,朕就可以憑借著朕的力量,來一個浴火重生?!?br/>  接著,沐塵又問道:
  “那要多長時間陛下你才可以恢復到以往的實力?”
  始皇也不含糊,如實地說道:
  “不多不多,照這樣的速度,短則七八百年,少則一兩千年?!?br/>  聽到這句話的沐塵,心瞬間涼了半截。
  呵呵,七八百年……一兩千年……這下子,你是把我吃的家破人亡?。。?!
  實在忍無可忍,沐塵一嗓子吼了過去,始皇跟沒事人一樣,掏了掏耳朵。
  “你小子也真是夠笨的!你就不會自己找一些天地靈寶之類的東西,這樣一來,不就行了嗎?”
  沐塵愣了愣。
  “對哦!”
  然后,為了不讓自己被吃的破產,沐塵毅然決然踏上了尋寶的艱難之路。
  根據始皇所說,在西荒的方向,他曾感受到過他曾經的玉璽的氣息,沐塵問了一下,找這個玉璽有什么用?對于這個,始皇用毫不在意的語氣說著——
  “如果朕把這個玉璽的力量全部吞噬的話,不多不多,能頂得上朕吃你東西一百年的時間?!?br/>  一聽到這個,沐塵“嗖”的一下站起身,三十秒內瞬間收拾完行李。
  “什么也不說了,我們現在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目標,西荒!”
  就這樣,沐塵踏上了前往西荒的道路上。
  “怎么樣?還沒有感覺嗎?”
  始皇翹著二郎腿,悠哉悠哉咬了一口靈果。
  此時的始皇,跟沐塵一樣長的頭發現在梳成了一個單馬尾,非常精致的容貌,尤其是那雙金色的眼眸,既有威嚴又異常美麗,他如今穿著一身黑金龍袍,如果去掉那雙金色的眼眸的話,這就是一個活脫脫的“沐塵二號”。
  “我覺得……應該沒有……”
  沐塵沒有把握的說道,前不久,始皇說吃他這么多東西也覺得不好意思,就傳給了沐塵一步筑基用的功法讓他修煉,沐塵那時看著手中的功法,看了始皇一眼,心說——
  你還知道不好意思,你知不知道,你到現在把我儲物袋中的東西已經吃的快要見底了!
  拿起功法一看,嗯,沒有功法名,接著又翻了翻,沒有創始人的名字,沒有適用人群的介紹,妥妥的一個三無廠品。
  沐塵嚴重懷疑,這是不是他隨便掏了一本書來糊弄我?
  見到沐塵審問的眼光,始皇手指著沐塵說道:
  “你小子居然懷疑朕的為人!我告訴你,朕拿出來的東西,豈能是那種凡品,這部功法之所以什么也沒有,那是因為這部功法是朕當初突破大乘境界時,參悟天道而悟,所以,朕當初只是匆忙記了下來,沒有時間去寫那么多的雜事?!?br/>  聞言,沐塵仔細一想,這還真的有可能,于是,他也不在過問,拿起功法就看了起來,只是,看了內容之后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看不懂……
  事實上,沐塵手中拿的這部功法還真的不是一部真正的功法,當時始皇看見沐塵那種自己欠他錢不還的表情后,一氣之下,拿錯了功法,把自己當皇帝時托人好不容易搞來的養生美顏的功法給了沐塵。
  身為堂堂的萬古第一帝,始皇豈能容忍這種低級錯誤發生,然后,為了掩蓋事實,他只能硬著頭皮說這就是他給的絕世功法,反正過不了多久沐塵就會發現練這部功法修為會沒有絲毫的長進,到那個時候,自己只需說:
  “或許你小子并不適合這個功法,這樣吧,朕再給你換一部功法?!?br/>  到那時,給這小子自己想要給他真正的功法不就行了嗎?多大點事兒?真是的,小事小事而已。
  “話說,這部功法真的不是你隨便拿一本糊弄我的?”
  沐塵再次提出這個問題,因為,他發現,自從修煉這個功法之后,修為倒是沒有增長多少,但是皮膚怎么越來越白了!還有,這臉怎么看起來比以前更加漂亮了!沒錯!不是帥了!而是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這個問題很嚴肅,灰常的嚴肅!照這樣下去,沐塵恐怕自己會越來越比女人還要女人,這是萬萬不行的??!
  “胡……胡說!”
  始皇聲音陡然拔高幾分,像是掩蓋自己的心虛,他眼神四處亂飄。
  “說不定是你小子沒有修煉的天賦而已,這樣吧,過段時間如果你的修為還沒有長進的話,朕再給你另外一個功法,你按照那個功法試試看效果如何?!?br/>  “噢?!?br/>  沐塵乖乖應了一聲,事到如今也就只有這個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