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神族 > 核武戰神 > 第二十章,重病

星际争霸小说排行榜:第二十章,重病


  時間還早,路上的時候,羅小乾特意繞了點路,去一個花鳥寵物市場買了一大束玫瑰花,雖然這花,最后肯定到不了肖葉紅的手上,但讓她看一看,也是極好的。
  羅小乾來到醫院,懷里的玫瑰花束,上面已經蓋上了層白白的積雪,抖干凈了,九十九朵玫瑰花,依舊鮮紅的嬌艷欲滴。
  這個時節的花,是極其昂貴的,畢竟是冬天,不用點特殊的手段,花花草草是長不出來的,但上次的杭州城之行,讓羅小乾積攢了不少財富。
  有核武聯盟給的賞金,有斬殺高級喪尸收獲的進化核,還有去銀行金庫里撿的漏,零零總總,加起來,足夠肖葉紅一年多的花銷了。
  因此,羅小乾花錢也不用再精打細算,勉強,是可以大手大腳了。
  探視的時間一到,羅小乾抱著玫瑰花束,慢慢的走到了肖葉紅的醫療倉外。
  肖葉紅正坐在床上看書,鬧鈴響起,她伸手按住,一抬頭,看見的不是小白,而是懷抱花束的羅小乾。
  一瞬間,肖葉紅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兩顆豆大的淚珠,滴落在了被子上。
  肖葉紅以最快的速度翻身下床,然后趴在玻璃的那邊,她伸出右手,貼在玻璃上,玻璃這邊,羅小乾也伸出右手,同樣貼在玻璃上,十指重合,一大一小,雖然不能感覺到對方的溫度,但其中的溫情,已經不言而喻,彌漫四周。
  羅小乾拿出手機,快速的打了幾個字,然后把屏幕對著肖葉紅,上面道:“還好嗎?”
  肖葉紅拿出紙筆,寫道:“我很好,你呢?”
  羅小乾笑了,寫道:“好的很,身體倍棒,吃嘛嘛香?!?br/>  接著,羅小乾還擼起了袖子,露出發達的胳膊給肖葉紅看,以前,躺床上的時候,她就喜歡捏著羅小乾的胳膊入睡。
  …………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羅小乾雖然心有不舍,但還是不得不離開,他是個“得寸進尺”的人,一個想法在羅小乾的心里揮之不去。
  羅小乾想,再多弄點錢,然后自己建一個可以供肖葉紅生活的治療倉。
  當然,現在也就想想而已,畢竟,那是一筆天文數字。
  羅小乾出了重癥監護室,然后隨手把玫瑰花束丟進了垃圾桶里,花還是好花,但在他的心里,只有一個人配擁有它,情意已經送到,那這花,對于羅小乾來說,就已經沒有意義了。
  一路走著,坐著電梯來到了醫院的大廳,羅小乾正要出大門,突然,一股劇痛從心口傳來,瞬間遍布全身上下,感覺就像是渾身上下的血肉,都被人用生銹的鐵刀摩擦切割一樣。
  這種痛,生不如死,幾個呼吸的功夫,羅小乾就滿頭大汗了。
  他沒有哼聲,渾身微微顫抖著,一步一步的,走到不遠處的靠椅上坐下,這十來步的距離,仿佛是一場馬拉松那么遙遠。
  羅小乾坐在靠椅上,臉色鐵青,因為牙齒緊咬,臉頰上的肉,也微微的抖動著,本來,這一排靠椅上,還坐著另外幾個人,他們看見透著古怪的羅小乾,就紛紛起身走開了,生怕他得了什么能夠傳染的怪病。
  大概有十幾分鐘之后,羅小乾身上的不適,終于是好些了,他虛弱的站了起來,四周,沒有一人站立,所有人都躲著他,幾個城衛隊員,正在一旁戒備。
  羅小乾從口袋里掏出英雄徽章,道:“我是核武聯盟的英雄,剛才犯了點老毛病,沒什么大事?!?br/>  這么一說,那些城衛隊員才放下了戒備,疏散了圍觀的人,然后自己也各自散去了,同為核武聯盟的英雄,以前也常年出生入死,所以他們知道,有點稀奇古怪的毛病也很正常。
  羅小乾說是老毛病,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僅僅是為了敷衍他們隨后一說,幾個城衛隊一走,羅小乾就馬上預約了個全身體檢,礙于他的身份,醫院為他開了綠色通道,不到半小時的時刻,羅小乾就拿到了自己的體檢報告。
  結果有點難受,羅小乾的內臟,正在極速衰竭,醫生說,他怕是活不過五年了。
  一臉懵逼的出了醫院,羅小乾把體檢報告撕了,然后丟進了垃圾桶里,他不怕死,但他怕自己死了以后,肖葉紅還有小白就沒人管了。
  思來想去,羅小乾決定把自己重病的事情,藏在心里,當務之急,是要賺一大筆錢,一筆可以供肖葉紅還有小白安度余生的資產。
  羅小乾開車回到修理店的時候,時間已經將近中午十二點了,小白上課的時間,是下午一點,為了不遲到,一回家,羅小乾就把小白揪上了車,這勁頭,倒是比他以前上課還著急。
  想來,以前的羅小乾,那可是遲到曠課的老油條了。
  車上,羅小乾道:“好好上課,晚上想吃什么,我給你做?!?br/>  小白道:“師父做的,我都吃?!?br/>  羅小乾又習慣性的摸了摸小白的頭頂,笑道:“那我給你做個白菜燉蘿卜?!?br/>  小白又道:“艾拉姐說晚上要來家里吃飯?!?br/>  這可讓羅小乾犯了難,他平日里,是不喜歡跟其它女人有過多接觸的,可是自己答應過要請她吃個飯,也不好拒絕了,畢竟做人要言而有信。
  羅小乾無奈道:“那好吧,你晚上帶她來家里好了?!?br/>  自己回長山市的事情,現在還沒有跟其它人提起,艾拉能夠這么快知道羅小乾的動靜,應該是小白的功勞,幾個月的功夫,她們的感情倒是交好了不少。
  羅小乾把小白放在了學院門口,她剛下車,就要幾個女生圍了上來,大概是小白的同學。
  一個女生調笑道:“小白他是誰,你男朋友?”
  小白臉一紅,沒有說話,羅小乾忙道:“我是她師父,前段時間不在,承蒙你們照顧小白了?!?br/>  原來是長輩,幾個女生頓時收斂了些,道:“叔叔好!”
  羅小乾頗感無奈,自己有那么老嗎,歲月真是把殺豬刀,摸了摸下巴上凌亂的胡子,看來得給自己搗拾搗拾才行了。
  羅小乾道:“叫叔叔多見外啊,叫哥!”
  說著,羅小乾關上了車馬,招了招手,一腳油門下去,皮卡車就破雪而去了。
  幾個女生頓時笑了,一個女生道:“小白,你師父真逗!”
  又一個女生道:“不過他的樣子好man啊,是我喜歡的類型,話說他有女朋友了嗎,小白?!?br/>  小白頭也不回的先行而去,道:“別鬧了,我師父有愛人的,你們少犯花癡?!?br/>  幾個女生連忙追了上去,還是問東問西的,畢竟,學校里要么就是油膩大叔,要么就是奶油小生,像羅小乾這種處處透著剛猛的男人,實在少見。
  而且,羅小乾雖然不帥,但長的還是能夠入目的,年紀不算太大,正是小女生喜歡的類型。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硬漢,遠比娘炮要吃香的多。
  且把閑話休談,回過頭來,羅小乾開著皮卡,往二手市場去了,幾個月不在長山,回來了,也該跟幾個兄弟打個招呼。
  羅小乾駕車來到二手市場,在羅恒他們的武器店門口停了車,然后開了車門,大步進去,還沒走進門,里面就傳來王猛的聲音。
  王猛道:“乾哥你終于是回來了,出遠門也不跟哥幾個打個招呼,害的我們找你家去,聽小白一說,才知道你已經離開長山市了?!?br/>  羅小乾笑道:“不好意思,那天走的太匆忙了?!?br/>  李殊跟羅恒緊跟在王猛身后,李殊道:“乾哥能夠安全回來就好?!?br/>  羅恒道:“乾哥,今晚無論如何,我們都得喝上一頓,不醉不歸?!?br/>  羅小乾道:“改日吧,今晚我還有事,來這里就是跟你們報個平安,現在就要走呢?!?br/>  王猛嘆道:“那好吧,不過我們先說好,改日,音潮酒吧,消費由乾哥買單?!?br/>  羅小乾道:“就明晚,我到時候來找你們?!?。
  李殊笑道:“這感情好!”
  說定了,羅小乾重新上了車,招了招手,揚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