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神族 > 旅行體驗師 > 第349章 牛津

星际争霸2诺娃:第349章 牛津

從英國到愛爾蘭,愛爾蘭有入境檢查,還要問這這那那。
  
  從愛爾蘭回到英國,有出境檢查。
  
  但是入境英國的時候,就沒有了,隨便就走到大馬路上,好像愛爾蘭整個國家已經被英國吃掉了一樣。
  
  EMMM,不是很懂為什么。
  
  離開的最后一晚,酒店前臺的妹子問顧淼他們明天要去哪里,聽說是倫敦之后,妹子雙眼放光:“Ilovelondonsomuch!”
  
  然后,她傷感的表示,機票實在是soTMD的貴。
  
  她原計劃六月下旬去英國,但是一看機票要一百多歐元,于是決定再等等。等啊等,就等到了機票飛漲一路不回頭。
  
  顧淼是提前買的,17歐元。
  
  相比之下,的確略刺激,比倫敦到愛丁堡的提前訂是三十多英鎊,現場買是一百六十多英鎊有一拼。
  
  不預約的話,機場大巴單程是7歐元,提前預約,往返是9.16歐元。
  
  總之,提前預約才是人間正道。
  
  飛往英國的機票,從六月到八月之間都是重災區,因為小崽子們放假了,要出去浪,以及大量的人類涌入英國搞游學團。
  
  說到英國,牛津劍橋必然是少不了的地方。
  
  雖然顧淼和沙蓓蓓已經遠離校園,但是,去看看世界頂尖學府,還是有一種令人愉悅的感覺的。
  
  走在牛津的馬路上,時常能看到亞裔,中國人韓國人泰國人……還能時常聽見有人在吐槽同學這個那個的。
  
  牛津大學,并不只是一座大學,它有45個學院,有許多建于15XX年,大明嘉靖皇帝還在忙著修仙訪道的時候,英國開始咣咣的搞大學。
  
  哈利波特的大食堂是在基督教會學院的食堂拍的,實景比電影里的要小,但是氣氛還是很足,滿墻的名人畫像,感覺隨時都會說話,掛在食堂正面的是當年的亨利八世和伊麗莎白一世的畫像。
  
  在門前的臺階上有寫著Nopeel,這個peel是基督學院的畢業生,畢業后做了大臣,然后出了一些主意,對天主教比較友好的主意,于是基督學院的學弟們表示灰常之不滿。
  
  正常的學院會被稱之為college,但是基督學院就被稱為Thehouse,文盲二人組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但是能夠與別家不一樣,就足見尊榮了。
  
  里面曾經長出過十六個英國首相,文盲二人組只認識姓丘的,姓撒的,姓卡的,還有剛走的姓梅的。
  
  在外面還有一周食譜,沙蓓蓓發出嘆息的聲音,從周一看到周日……每天每頓都很難吃。
  
  雖然難吃,但是想進這個食堂吃到這些,第一步是雅思考到7分以上。
  
  第二步……不知道,文盲二人組在第一步就已經死了。
  
  沙蓓蓓給菜單拍了照,發到朋友圈:“想吃這些,首先雅思得考到7分?!?br/>  
  不明所以的人類評論:
  
  “一看就很難吃,最多吃一星期就寧可吃西紅柿雞蛋面?!?br/>  
  “這菜單很難看懂嗎?為什么要雅思7分才能明白?”
  
  在沙蓓蓓解釋這是牛津大學的菜單時,不明所以的人類繼續評論:
  
  “我能考到7分,但是我不覺得我能上牛津?!?br/>  
  “牛津又不是雅思7分就能上的?!?br/>  
  沙蓓蓓很無語,顧淼拍拍她:“親愛的,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什么是充分必要條件和所有條件?!?br/>  
  每天學生們可以在晚上六點半的時候,在這里吃一頓不正經的飯,意思是可以隨便瞎穿衣服。
  
  也可以在晚上八點半,在這里吃正經的飯,就是要穿禮服,特別端著裝著的那種,雖然菜還是不好吃。
  
  與哈利波特的設定一樣,有一個被稱之為“高桌”的位置,凡人坐不上去,得是教授啊,學者啊之類的牛逼人物。
  
  顧淼原來的計劃是在這里住上一晚,但是,校園住宿只在暑假期間開放,平時是不讓凡人住的。
  
  基督教堂的大方庭院,看起來像哈利波特們練習玩掃把的地方,做為許多年前看魔法石的人,顧淼已經完全不記得啥是啥了……
  
  庭院正對著一個名為湯姆塔的鐘樓,鐘樓外就是大馬路,現在那里只讓學院里的人走,游客不讓進。
  
  湯姆塔的建筑風格也確實華麗,但是……它的重點是,湯姆塔原來叫瑪麗,mary。
  
  是的!它性轉了?。?!
  
  現在的材料里沒有記錄它為什么從女變男,也許此塔遇到了命中注定的jerry吧。
  
  在庭院里,顧淼和沙蓓蓓聽見一個大概六七歲的萌萌噠小男孩奶聲奶氣的問他爸:“我怎么沒有看到魔法學校?”
  
  他爸說:“魔法學校搬家了?!?br/>  
  小男孩:“為什么搬家了?”
  
  他爸:“我怎么知道?!?br/>  
  小男孩滿臉的悲傷,他爸完全沒有注意到兒子的情緒,只顧抬著腦袋四處:“快找媽媽,媽媽在哪里呀?”
  
  “為什么魔法學校搬家了!”小男孩不依不饒。
  
  他爸繼續在尋找著老婆。
  
  沙蓓蓓看著小朋友一臉惆悵的樣子,忍不住說:“小朋友,看故事要仔細,在哈利波特與魔法石里就有說過呀。魔法學校沒有搬家,他們只是不讓麻瓜看見,施法了,你必須要穿過九又四分之三站臺,坐火車,才能看見呢?!?br/>  
  “那魔法學?;乖謖飫锫??”
  
  “在的?!鄙齒磔矸淺<岫?。
  
  小男孩臉上的惆悵一掃而空,他抬頭望著餐廳的方向,傻乎乎的笑,大概看見了飛舞的貓頭鷹和尖叫信了吧。
  
  此時他爸也終于找到了他媽,拉著兒子離開了。
  
  基督學院里有一個教堂,早禱告和晚禱告都有,每天晚上的六點有晚禱告,如果放假的話,就放在周一的晚上六點。
  
  教堂里有約拿像,除了人像之外,還有用彩色的玻璃窗拼成的亞述王國首都尼尼微的細節。
  
  “尼尼微,在圣經里都有名字的城市,現在在伊拉克北部。沒了?!憊隧檔幕爸脅晃摶藕?。
  
  沙蓓蓓以為是被風沙掩埋之類的,顧淼搖頭:“轟了。在《約拿書》中,先知約拿警告尼尼微全城居民,他們將遭受上帝耶和華施加的滅城之災。國王和全體臣民因而絕食絕水,誠心祈禱,終于使耶和華回心轉意,得以避免城毀人亡的命運。躲過了上帝,沒躲過敏感詞?!?br/>  
  “你說天上這些大神們,是不是時常在一起開會,惦記著怎么收拾不老實的凡人?”沙蓓蓓問道。
  
  顧淼聳聳肩:“說不定還會辟出一塊神棄之地,把不老實的品種扔到那里去自生自滅,再安排一個二貨去當市政官什么的?!?br/>  
  ·
  
  還有一座不大的圣三一學院,里面也是藏龍臥虎,巨難考。
  
  沙蓓蓓看見學院的建立者是亨利八世,誤把他當成了愛德華八世,感嘆他為美人放棄江山,在位時間不長,還有空辦了個學校。
  
  顧淼向她講述了一下亨八的故事:
  
  亨利八世與為了美人放棄江山的愛德華八世完全相反,他可稱為“殺妻證道第一人”。
  
  他是亨利七世的二兒子,他哥娶了西班牙公主凱瑟琳之后就掛了,于是由他接任了王位和嫂子凱瑟琳,當時他剛12歲。
  
  亨利八世跟嫂子生下了血腥瑪麗。
  
  由于總生不出兒子,于是就跟安妮博林偷情,安妮大著肚子的時候,亨利尋思著,這胎得是兒子,為了給兒子一個名份,首先得給兒子他媽一個名份,所以一心要兒子的亨利八世哭著喊著要跟凱瑟琳離婚。
  
  那可是天主教國家,之前他娶嫂子已經是找過教皇特批的,現在還想離?別逗了。
  
  西班牙那會兒牛逼吊炸天,無敵艦隊了解一下?
  
  當然1588年,英國跟西班牙在海上干了一架之后,西班牙就再也不無敵了。
  
  教皇要是批準亨利八世跟西班牙公主離婚,只怕西班牙那邊不會同意。
  
  于是,亨利八世表示:滾犢子!擋老子道的宗教都是垃圾。
  
  他跟教皇翻臉了,自己搞了個圣公會,還搞了新教,簡直不能再出色。
  
  自從翻臉后,亨利八世的人生就一發不可收拾。
  
  第一個老婆叫凱瑟琳,生了瑪麗一世,這個叫瑪麗都鐸,不是與伊麗莎白撕逼的蘇格蘭女王瑪麗斯圖亞特。
  
  第二個老婆是女官,叫安妮,生了伊麗莎白一世。
  
  娶了第二任老婆,第一任老婆的女兒立馬就被奪了公主之位,變成私生女,只能叫瑪麗都鐸小姐。
  
  第三個老婆還是女官,亨利八世把第二任老婆殺了的第二天,就娶了這位。
  
  娶了第三任老婆,第二任老婆的女兒立馬就被壓了公主之位,變成私生女,
  
  第四個老婆叫安妮。
  
  第五個老婆叫凱瑟琳。
  
  第六個老婆還叫凱瑟琳。這任老婆此前有兩個丈夫,亨利八世是她的第三個丈夫,亨利八世掛了以后,她又結了第四次。
  
  雖然為了生兒子,而換了六個老婆,但是架不住亨利八世自己的Y基因實在是太慫,搞來搞去,也沒再生出個兒子來。
  
  臨死前又把血腥瑪麗和童貞女王恢復了地位。
  
  然后,就開始女主天下,撕逼大戲的開場。
  
  本來亨利八世為了娶老婆而開發了新教,也就是基督教,結果倆女兒又走回頭路,讓天主教變成了國教,于是有那么102個新教徒不是很開心。
  
  他們上了一艘船,名字叫五月花,奔去了美帝,在1620年的雙十一到了美帝,開發了感恩節項目。
  
  102個人里,只有41個人有資格參加政治活動,所以他們簽了一個五月花公約,成了美帝的第一個成文法。也是美帝吱油敏煮精神的象征。
  
  “還有61個人怎么了?”沙蓓蓓不解。
  
  “61個人中,除了孩子就是女人,美國的女人直到1920年才有選舉權,英國的女人早了兩年,1918有的?!?br/>  
  沙蓓蓓很不開心:“吱油敏煮個屁!”
  
  有了也沒什么卵用,前些天美帝的阿拉巴馬州投票通過決定禁止女人墮胎,哪怕是墻煎和亂綸的產物。
  
  不能提現實,提現實影響心情,還會被和諧,就好像只要不提,黑暗就可以不存在。
  
  顧淼默默念叨:這里說的是美帝,萬惡的美帝!與太平洋對面的那個國家一丁點關系也沒有。
  
  ·
  
  基督教堂學院的門票是8鎊,圣三一學院是2鎊,賣門票的小姑娘卻只收了顧淼和沙蓓蓓1鎊,后來兩人才知道,這價格是學生票,東方人的臉很具有迷惑性。
  
  牛津大學里最有逼格的學院是萬靈學院,allsoul?。?!
  
  萬靈學院建立是為了紀念百年戰爭戰死者的英靈,所以……大概可以稱之為英靈殿吧?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這個學院可牛逼了!
  
  現在根本不招本科生,早年,也就是17世紀的時候招過,目的是讓本科生給學院里的大爺們當男仆。
  
  他們每年只收兩個活口,活口的來源是牛津大學最優秀的本科畢業生。
  
  兩天考四場,每場三小時,考進去就享受學者年薪待遇。
  
  要是只有一個人通過,他們也不會放低要求,那就只招一個。
  
  能得到他們的考試邀請,已經不是凡人了。
  
  能通過考試,且進門的,簡直就是王者榮耀。
  
  2018年有一道考題是問:你愿意當吸血鬼還是愿意當僵尸。
  
  雖然人不多,但是,經費那是大大的有,時常有大爺捐款給他們。
  
  在學院里,時常出現穿著黑色長袍校服的男生們,與古老的建筑風格非常的契合。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來吸歐氣的家長孩子團,世界各國都有。
  
  目前亞洲吸歐氣團還不多,等到中國高考完了,從中國飛來的機票價格是現在的兩倍的時候,這里會被擠爆。據前輩稱,某年七月她來基督學院的餐廳參觀,光排隊就排了兩小時。
  
  兩小時吶??!就那么一個還沒有肯德基餐廳大的小餐廳!
  
  想想就很可怕。
  
  大學看夠了,兩人決定去一家博物館看看,途中路過一家中餐館,夫妻肺片7.5英鎊,清炒白菜8.9英鎊。
  
  “在都柏林那家也是,菜葉子比肉還貴,到底為什么???”沙蓓蓓不解的問道。
  
  老板解釋:“你不知道這邊的菜有多貴,那么一小盒菜心,五斤重吧。你猜多少錢?47鎊!這邊的氣候根本就沒法長中國的那些菜,只能長出很粗很長難吃的葉子,一般拿來喂豬。白菜、青菜,都是從中國進口的。歐洲其他國家也不長?!?br/>  
  這附近中餐館不少,還有一個是在菜場里的陜西風味,肉夾饃5英鎊,涼皮6.5英鎊,豆漿1.8英鎊,肉包2英鎊。
  
  還是便宜的,在另一家,豆漿要2英鎊,大肉包子要2.5英鎊。
  
  日本的肉包是220日元。
  
  沙蓓蓓默默看了一眼匯率:“英國的肉包要22塊錢,日本的肉包13塊錢……對不起,我不應該嫌棄金陵飯店的大肉包一個要四塊錢太貴了……”
  
  最后,沙蓓蓓還是沒有點豆漿:“同樣是豆子榨的汁,我還是喝咖啡吧,起碼咖啡在國內也很貴,心理會平衡一點?!?br/>  
  “你想喝就喝,我請你?!憊隧敵ψ潘?。
  
  “不,不是錢的事?!背兜郊鄹裾饈?,人類就會比較糾結。
  
  什么?一斤青菜要10塊,你怎么不去搶?
  
  什么?蘿卜丁口紅一根900塊,好便宜!
  
  吃飽喝足之后,兩人前往阿什莫爾博物館。
  
  這個館里最早的藏品是1680年,由一個死有錢人古董商阿什莫爾送給牛津大學的,然后,1682年,博物館成立,1683年對外開放。
  
  里面有埃及貨、羅馬希臘貨、塞浦路斯貨、波斯貨,以及避免不了的中國貨。
  
  中國貨中有一半是外銷瓷——青花,那是通過貿易獲得的,不會有太多的不適感。
  
  另一些就不那么令人愉快了。
  
  其中有一批建州黑磁器,油滴盞與兔毫盞。
  
  那是顧淼曾經很是熱衷了一段時間的北宋歷史,他興致勃勃的對沙蓓蓓說起這是北宋時的喝茶用品,那會兒最講究的是喝龍鳳團茶,把茶葉碾成沫,然后像現在的咖啡拉花那樣在茶湯上搞出各種各樣的花樣,茶沫的顏色是白色的,所以要用黑磁,才能襯出顏色來。
  
  “以前的皇帝和大臣都要斗茶,比誰的圖案保持時間長?!?br/>  
  顧淼說完,忽然聽見身后傳來幾個人的聲音:“講的真好,要不是聽你說,都不知道這個小碗是什么來頭?!?br/>  
  身后的是幾個中年人,她們是從國內過來學習調研的公立高中老師,考察英國的教育狀況。
  
  “公立高中也要考察國外的大學教育狀況了嗎?”沙蓓蓓覺得自己的高中生涯好像還沒結束幾年,怎么感覺這個世界已經變了。
  
  她跟幾個朋友說起這事的時候,有一個朋友說了一句經典的話:“牛津大學的教育很好嗎?”
  
  “……”
  
  總感覺很難回答的樣子。
  
  真不知道牛津大學的地位,還是隨口一說逗著玩?
  
  這是個問題。
  
  在博物館里,還有一尊奧古斯都的雕像,兩個一模一樣的,不同的是一個就是純白的大理石,一個是花里胡哨的有顏色,奧古斯都大帝披著鮮艷的紅披風,穿著紅色的戰裙,還點綴著深藍色的鑲邊。
  
  這尊雕像,象征著歐洲藝術史上打臉的一段往事。
  
  當希臘羅馬那邊的雕像嘩嘩的出土時,大家都只能看到白色的大理石色,因為暴露在空氣中的顏色早就在風吹日曬中掉光光,被埋在土里的顏色則會在清理的時候,直接與泥土一起被弄掉。
  
  為了出論文的學者們,用各種姿勢證明古希臘古羅馬人就是瘋狂的白色愛好者,為白色附加了各種神TMD的屬性。
  
  崇高的寧靜、不染的純潔。
  
  就連歌德都認為:野蠻國度、未受教育的人以及兒童對鮮艷色彩存在一種強烈偏愛、文雅的人避免在著裝和用品上出現鮮艷顏色。
  
  然而,在后期不斷的出現的大理石人物雕塑的眼睛、頭發縫隙里可以看見完全沒有剝落的顏色,于是,純白派被狠狠打了臉。
  
  “雖然道理我都懂,但是……上了色的真的好丑?。。?!”沙蓓蓓看著上了色的奧古斯都像,覺得那濃烈的顏色實在是太土了。
  
  就好像兵馬俑其實也是上色的,而且還是相當花哨的、土土的顏色。
  
  但是看慣了掉色的兵馬俑,再看復原后,據說是兵馬俑本來顏色的俑體……著實是一時半會兒難以接受古人的真實品味。
  
  埃及壁畫部分比較慘,盜壁畫的人毛手毛腳,偷的很不完整,導致壁畫只有一些能看,還有一大部分都需要靠想像。
  
  現在有一種說法:如果不是因為中國的好些文物被盜到美國英國,而是留在中國的話,也早就被毀在敏感詞時期了。
  
  但是,文物在異國他鄉的博物館里,著實是少了許多歷史厚重感。
  
  雅典娜神廟的六少女柱之一在大英博物館,放在那里,也就放在那里了,不過一尊雕像而已。
  
  而真正站在帕臺農神廟的廣場前,看著六少女柱的感覺,跟放在博物館里看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些博物館里的展品出土之地,顧淼都去過,看著它們,顧淼的腦中可以將它們放回到原屬于他們所在的地方。
  
  可是能達成這個成就的人,能有幾個?
  
  脫離了所在的歷史與文化背景的文物,不過是死物。
  
  近代唯一一個求別的國家幫忙收留文物的國家是阿富汗,曾經的貴霜王朝留下了許多精美的文物,為了不在炮火里玩完,阿富汗的國寶們滿世界瞎躥,在歐美亞九個國家的18家博物館流浪了十年。后來進入中國,在中國各省級博物館接力展了兩年。
  
  文物只有在原生地展示,才最有尊嚴。如果像孤魂野鬼一樣流失海外,就沒有尊嚴?!ヶ?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