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重制版官网:媽媽


  想干掉誰的話,脫褲子尿你一身就完事,噗。
  方老拿本子記下來:“這設定不餿,我會加上去的?!?br/>  ∑(?Д?)what?
  no,老師,no,開玩笑的,千萬別醬嚇我們好不好。
  無數雙目光,孩怕地盯著龍祁天/白子笙嬰兒尿尿的地方。
  瑟瑟發抖ing。
  其實不光是為林一月。
  這倆合體是注定的。
  方老早在白子笙幼時拜師時就已經預測到了今天。
  年幼小豆丁白子笙哭了:【老師,我不是很愿意,和別人共享老婆,共享身體?!?br/>  方老摸他的頭:【愿意也好,不愿也罷,未來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別害怕,為師會盡量幫你爭取更多福利?!?br/>  一路發生過的事都不是巧合,應該說是天意。
  就連方老,也無可奈何地成為了天意的一部分。
  “喀嚓喀嚓?!?br/>  耳尖的人:“哪來的怪聲?”
  方老沉聲:“離窗戶遠點兒?!?br/>  過了幾分鐘,玻璃十分壯觀地,毫無征兆地,碎了一地。
  除了嬰兒,其他人都嚇了一大跳,心說怎么回事呀。
  這熟悉的精神力,難道是?
  方老耷拉眼皮,暗道不好。
  一個小東西不知從哪里飛過來,敲在方老的腦門。
  似挑釁,又似大人在教訓小孩。
  方老抓在手中,小掛墜不再精美,不再發出金光,變成泥石。
  【爺爺,她被那個東西帶走了,玄玄打不過那個東西,玄玄委屈?!?br/>  隱形的龐然大物氣游若絲。
  方老嘆息【辛苦了孩子】然后將玄玄收回空間,等候時機再治療。
  能傷害到玄玄的,除了燕郊離他想不出其他人。
  燕郊離:
  性別:可雌可雄,曾經是純男人,現在可能不是人。
  年齡:外表20歲實則200歲。
 ?。ǘ絞瀾艿謀澈笸跖?,打傷玄玄搶走林一月就是他干的。)
  此人曾經是方老的老師之一。
  方老天賦超群,青出于藍勝于藍,兩人便亦師亦友地相處著。
  后來就是燕郊離黑化。
  為了強大自身而不擇手段,修煉各種奇門禁術。
  殘忍嗜血,違背天道,視人命為草芥,甚至邀請方老一起。
  道不同不相為謀,方老不肯,也沒法勸他,于是就成為了敵人。
  “遭了?!?br/>  方老再次嘆息。
  嬰兒從白子萱手中掙脫,穩穩地站在地上。
  “呀,寶寶?”
  他身體晃悠了一下,肉眼可見地長高了十幾厘米。
  小短腿朝方老跑去。
  白子萱老媽子一樣追在后面,擔心他摔跤。
  忽然手臂被人拽過去,借力使背部貼墻。
  龍七將白子萱困在臂彎里,牙齒叨著一朵玫瑰,俊臉邪魅。
  白子萱:“?”有事嗎這位哥。
  “白小姐,梨猴靚女啊~~~我猴黑鳳梨啊~~~”
  白大小姐人生第一次被人壁咚。
  而白子冥,也不比姐姐好多少。
  “你干嘛你?!繃室庾?,沒話找話。
  本以為對方來找茬,沒想到被吃豆腐了(手被摸了。)
  龍六挑眉:“沒干嘛,對了,你喜歡玩王者嗎?”
  “嗯?!保ㄕ餿說降紫敫陜??)
  “那我們加個好友?!?br/>  “不加,滾?!?br/>  白子冥以為拒絕就可以了,呵,想錯他的心。
  龍六厚臉皮是無敵的,故意對他放電,眉來眼去。
  “我加你行了吧,別再射愛心給我了,我不是你們那種人!”
  白子冥惡心壞了,棄兵而逃。
  呵呵呵,老子也不是。
  整蠱你而已,讓你們那么牛。
  龍六成功加到白子冥,悄悄拋給龍八一個得意的眼神。
  “老師?!?br/>  孩童皺著眉,一副我好酷的神情,非常像龍祁天。
  方老低頭看著來到自己腳邊的孩童:“怎么了?”
  他語氣有點心虛。
  因為畢竟是他放走了林一月,還沒把人?;ず?。
  誰能想到蹦出個燕郊離呢。
  這回可真真正正的愁人了。
  “怎么回事?”孩童的萌萌的娃娃音,換了個詢問的表情。
  比如這個樣子,才像白子笙。
  方老又看向那些忙著掃玻璃的人,輕咳道:“沒事?!?br/>  他決定先不告訴小伙子/子笙。
  首先,燕郊離的出現絕不是偶然。
  再者,不知道對方現在厲害到什么地步,貿然去搶人明顯不妥。
  事情越嚴重,就越要冷靜下來,從長計劃。
  孩子失落地點點頭。
  夜深人靜,孩子被噩夢驚醒,然后睡不著了。
  他在床上負手走過來走過去,途中有次差點摔跟頭。
  為什么,老是夢到林一月出事。
  既不安,又煩躁。
  把奶嘴吐開,小小身子扒著嬰兒床的圍欄,無聲望向夜空中的月亮。
  ……
  灰姑娘睡在復式華麗的馬車里。
  白發搭配彩繩扎成兩條麻花辮,彩白相間,清純又美好。
  身上穿的是色彩鮮艷的T國傳統服飾。
  其設計類似于中國漢服,卻比漢服更加大膽奔放——低胸的。
  林一月半夢半醒,昏昏沉沉地望著馬車外的景象。
  好大的花園,到處都是雕像,噴水池,藤蔓,棕櫚,草地跑過幾只兔子,幾只鹿。
  我一定是來到了天堂。
  林一月鬼門關走了一遭,所以下意識認為這是天堂。
  她記得自己怎么死的。
  在商場被劉小甜強拉去請吃飯,討論龍祁天是誰的。
  劉小甜冷眼:【龍祁天是我的?!?br/>  林一月好笑:“所以?”
  “所以我叫你你離他遠點,我很討厭你,真的很討厭~”
  “劉小姐,你的家教呢,你有什么權利資格這樣命令我?!?br/>  林一月重重拍桌,十分生氣。
  劉小甜好整以暇:“難道你不愿意離開,還愛著他?”
  “我離不離開是我的事,與你無關?!幣燦肓釤煳薰?。
  劉小甜“啊”了一聲,半天才幽幽地說:“那我只好主動送你離開?!?br/>  ……
  再后來,她在旅館遭遇綁架,關進冰室凍成冰塊。
  漫長又絕望的過程,林一月永遠都忘不了。
  馬車忽然停了。
  恍惚的她被送進城堡的大禮堂。
  臺上只有一名舞者。
  隨著音樂,她漫不經心地拉伸,下腰,旋轉,定點。
  四五十歲的人,身體卻依舊柔軟到不可思議。
  明明只是幾個動作,卻給人一種羽絨飄絮,小河淌水的觀感。
  柳絮在懷林一月之前,還被一度稱為‘最有靈氣’舞蹈家。
  可惜她個性孤僻,不喜社交,拒絕了各大舞劇院乃至國家舞團的任職邀請。
  她的舞蹈生涯栽在了愛情手里。
  可以說從懷孕后,到生完孩子被阮織蕓找人輪j,再到未來二十多年,她再沒跳過舞,提都沒提過。
  林一月遠遠地看,只覺得那個女人好眼熟。
  啊,是大姐。
  大姐也和她一樣,來到天堂了?
  一舞完畢。
  全場燈光大亮,隱藏在暗處的觀眾無所遁形——東方世杰。
  以及忠誠的管家,格倫。
  柳絮是強撐著身體的不適,忍痛跳完這場舞的。
  此刻她額頭汗水密布,心中緊張得七上八下。
  不知道東方世杰滿不滿意。
  如果不滿意,她必須再次承受身體上的侮辱。
  東方世杰神情懶散,長腿交疊,而眸中晦暗不明。
  格倫跟隨他多年,怎么會不理解他的意思。
  柳絮被侍衛架起來,送到東方世杰跟前跪下。
  柳絮:“他不滿意?”(問格倫比問本尊方便)
  格倫說:“滿意?!?br/>  “很高興您能滿意?!繃跽餼涫嵌遠絞瀾芩檔?。
  本以為能逃過一劫,但下一刻,她還是被壓倒了。
  柳絮痛苦又難堪,臉色再次蒼白,小聲道:“不是滿意么?!?br/>  也罷。
  東方世杰是她永遠琢磨不透的。
  刺疼在持續,柳絮不經意看見了遠處的女兒。
  林一月正皺著眉,難以理解這對男女的行為。
  光天化日的。
  柳絮驚恐地推著東方世杰,拼命想要爬出他的桎梏。
  還沒爬出半米,又被拉回去繼續。
  柳絮捂著唇死命忍住痛意,一聲都不敢出。
  別看,女兒不要看。
  東方世杰笑了一下,聲音醇厚如大提琴:“以前罵我豬頭,生兒子沒**的勇氣去哪了?!?br/>  柳絮偏過頭,沒理會他的挖苦。
  “記得我說逃跑的后果么?”
  東方世杰若有所思,將柳絮折磨遍了后,像扔破布一樣扔開。
  柳絮已經沒有思考能力了,痛得靈魂都要抽離。
  格倫打了個響指。
  侍衛推來一架巨物,明晃晃的刀光令人牙齒打顫。
  侍衛眼底有著不忍,但還是把柳絮搬過去。
  東方世杰看向格倫:“你記得,告訴她?!?br/>  格倫:“逃跑的后果,是砍掉她最寶貴愛惜的東西?!?br/>  格倫話音剛落,刀也正好落下。
  林一月瞳孔放到最大。
  什么七魂六魄,從小到大的全部記憶,在這血腥一幕的刺激下,通通恢復。
  “媽,”
  “,”。
  “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