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神族 > 千古蒼天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探問汪洋深幾許 不試深淺有誰知

星际争霸2虫群之心下载:第三百八十八章 探問汪洋深幾許 不試深淺有誰知

    ();
  
      吳升感覺自己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再睜開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察覺到一片光明之后,下意識看向周圍,有人正在關切的注視著自己站立的地方,而熊熊的藍色火焰似乎是很遙遠的事情!
  
      幸好他注重形象,刻意的保住了衣服,現在才不至于尷尬!
  
      “結宇,怎么樣了?”
  
      聽到詢問聲之后,看向周圍的人有穿著粗糙的工匠,也有氣質不凡的女子。剛才說話的似乎是不久前在兵州城見過的儲劍城主的義女,意識到不是在和自己說話后,下意識想著和自己一起出現的少年看去。
  
      只見少年懷里抱著面目幾乎全非的人,面試非常不好看,簡單的用不了遮了一下孔老的身體,搖頭對著另一個女子說道:
  
      “天靈,你來看一看孔老怎么樣了?”
  
      顯然在一愣后,被叫的女子才意識到少年帶回來的人就是孔老,沒有廢話輕輕的拾起孔老的手腕,瞇著眼睛音調中明顯感覺到非常棘手:
  
      “這是怎么回事?孔老的身體大面積燒傷,連經脈也一起變得一塌糊涂看,如果不是不久前剛給孔老吃下去的丹藥,很可能命就沒有了!”
  
      少年用力皺著眉頭,只說出了最關心的事情:“有沒有辦法救孔老?”
  
      女子握著手腕感受了一會兒后,解釋道:
  
      “那顆紫品靈丹用了幾株珍貴的紫品靈藥,現在就算是不采取什么特別措施,孔老的傷勢也會變好。只不過孔老的經脈已經變成了一團糟,也就是說根本沒有運行法力的機會,更沒有可能修煉種道決?!?br/>  
      說出這個消息的時候,女子的話音顯然十分沉重,而叫做結宇的少年明顯是松了一口氣,那幾個聚過來的工匠表情懵懂沒有太大變化,似乎不明白究竟有什么變化。而另外站著最近的兩名女子臉色就非常特殊,雙雙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
  
      看了一下自己出來的地方是一扇門戶,門戶就像是鏤空一樣看起來什么都沒有,可是他和這個少年無疑就是從這個門戶里面出來的!沒有來得及大量其他地方,只見少年轉身就要向門戶中走去,隨口囑咐一聲:
  
      “我去見真人,你們等待一會兒?!?br/>  
      剛才把脈的女孩糾結的再看了一眼少年懷里的人,對于自己的無能為力似乎感覺有些糾結:
  
      “可是真人他說過,這次的事情他是不會管的,讓我們自己解決,你現在去找他……”
  
      說到這里的時候,那個完全沒有見過的女孩靠前一些,先是終于鼓起勇氣說道:
  
      “都怪我,都是我的錯,不然就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br/>  
      結宇則是重重的搖頭,匆忙的解釋道:
  
      “不用多想,這次任務出現了意外情況,孔老之所以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和影月沒喲太大的關系,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你們等一下我馬上就會回來!”
  
      說著少年繼續轉身向那扇奇怪的門戶走去,然后才意識到了慘相十足的吳升也在,和少年對視著愣了愣,少年才轉身多囑咐了一聲:
  
      “天靈,你幫忙看一下吳升金仙也受了一些傷勢,有什么療傷的丹藥給他一些!順便帶他到周圍看看?!?br/>  
      而后,少年沒有等待回答,走到奇怪的門戶前的時候,就忽然失去了身影。張張口,還是感覺有些訝然未定,雖然已經經歷過一次,還是沒有搞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吳升轉過身去,幾個工匠很快散去,他們還有工作要做,而幾個女子則是低著頭各有所思的樣子,完全沒有招呼吳升的意思,氣氛有些尷尬。
  
      過了一小會兒,被囑托的女子才反應過來,看著吳升這張有些難辨識的臉說道:
  
      “哦,我想起來了,我見過你!”
  
      “哈哈!儲劍兄的女兒我倒是見過,只是和姑娘什么似乎見過就有些忘記了!”
  
      吳升盡量說的體面一些,雖然搞不明白情況,但還是盡量保持著體面。
  
      “哦!我也只是遠遠看了一眼而已,那是時候你正在忙著逃跑,見不到我也算是正常!”
  
      輕輕咳了一身,感覺氣氛明顯變得尷尬起來,而女子自己卻又不自知的樣子,這個話題有些尷尬,吳升也不想追問下去究竟是在什么地方遠遠的看了一眼。
  
      下意識把目光移向一邊,終于有機會大量周圍,大量的石料木料擺放在不遠出的空地上,似乎在建造什么東西,一眼看去第一印象就是混亂!背景是蒼茫的群山,一望無盡的綠色看起來是在是在什么蒼茫的地方。
  
      隨意的開口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哦,這里是傭兵工會的駐地,真人他是這么叫的,具體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br/>  
      “傭兵工會駐地?”
  
      念叨了一身這個奇怪的詞,這是一個古老傳承的門派?還是神秘的組織,看這女子的樣子似乎沒有必要騙自己!正感覺疑惑的時候,女子遠遠的拋過來兩個玉瓶,應付一般的說道:
  
      “看你的樣子只是受了一些外傷而已,丹藥內服,膏藥外用保證你傷疤都不會留下?!?br/>  
      “哦?”說著,吳升低頭打開了一個玉瓶,里面是一顆晶瑩剔透的散發著藍色靈光的丹藥,竟然隨便拿出的靈藥就是藍品的!毫不猶豫的一口把藍品丹藥吞了下去,先是怕女子反悔一般,畢竟藍品丹藥的價格驚人,即使沒有什么藥效,提供的靈力就有不少!
  
      吞下后就感覺到這顆靈藥立即消散看來,從內而外的清涼讓吳升打了一個機靈,這顆丹藥的效果比預計的要強的多!發散出來的藥力瞬間就把殘余的火氣驅散,甚至能感覺到體表的皮膚有些發癢,那是正在愈合的表現。
  
      至于另一個玉瓶,隔著瓶子就能感覺到來自瓶子內部的清涼,吳升也不急著涂抹這個瓶子當中的藥液,畢竟并不在乎在即的容貌。
  
      “哦!”女子想起了什么事情,看著兩人說道:
  
      “誰去帶著他隨便轉轉?”
  
      “我不想跟他說話!”
  
      兵皇城主的干女兒的態度如此決然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吳升輕輕低頭想了起來,在州城的時候就是他把儲劍城主留下后面,讓他成為擋箭牌也是也是兵皇城主隕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地上稍稍嘆了一口氣,雖然有些遺憾吳升并不后悔,?;媲白勻皇茄≡袼辣鶉?,而不是死自己!
  
      反問的女子眨眨眼,看向另一個正低著頭心情低落的女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跟我來吧,我隨便帶你轉轉!”
  
      “可以!”吳升故作深沉的回答一句,其實心里面已經迫不及待的先要了解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他們所屬的又究竟是什么組織,而又是為什么會在這像是荒郊野嶺的建立據點。
  
      “跟我來吧!”只是被瞥了一眼后,女子就轉頭走開,讓故作高傲的吳升有些尷尬,快步走了兩步說道:
  
      “那個,告訴我你的名姓是什么?”
  
      “哦,房日天靈,叫我天靈大人就好,他們都是這么叫我的!”
  
      說著,刻意的指了指往來的工匠,吳升的嘴角抽了抽,原來他在這個女子的眼中就和這些工匠沒有什么區別,表情改變幾次后說道:
  
      “天靈,姑娘?”
  
      這個稱呼出口后,吳升結覺得很奇怪,異常的糟心,他一個活了多少萬年的人,居然把這這么一個小毛孩稱作姑娘!那是多久沒有過的稱呼方式了!越想就越覺得糟心!
  
      “啊,隨便你怎么叫吧!不過我不開心的話,以后丹藥就沒有你的份!”
  
      茫然的看了一眼這個女孩,說的好像所有的丹藥都歸她掌管一樣!還沒有來得及試探,天靈就開始她的介紹:
  
      “周圍的小木屋之類的就是我們住的地方,中間的那塊地方,就是用兵工會的駐地,不過現在還沒有建完而已!”
  
      這些都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事情,豈不是都是一些廢話!試圖引導這話題說道:
  
      “這里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或者禁止去的地方?”
  
      “注意的事情?”
  
      說道這個問題的時候,天靈的腳步停下看著天空,好像在現想。吳升的眉頭不由自主的跳動兩下,總覺得這個帶路的人喊不靠譜!
  
      “注意的事情有不少,比如說不要到東邊的畜欄那里吵吵鬧鬧,恒忠說那里懷孕的母豬已經快要生了需要安靜;還有不要亂動工匠們的零件,零件太多了很容易找不到的;另外盡量不要到北邊去,打擾了他睡覺可是誰都就不了你!或者不要傷到周圍的花花草草諸如此類的,注意的事情就只有這么多?!?br/>  
      吳升嘴角不由自主的動了動,他在意的可不是這些無所謂的家長里短,輕輕吸氣問道:
  
      “那有沒有什么絕對做的事情?絕對不能去的地方?”
  
      “嗯~”沉吟了一會兒,才搞清楚了問題說道:
  
      “會帶來麻煩的事情絕對不能做,至于不能去的地方有很多,只要是去不了的地方就不能去?!?br/>  
      感覺自己智商被侮辱了一把揉了一些額頭,短時間內皮外的傷勢就好了七八分,這樣的回答和沒有回答有什么區別!直接指著很顯眼的半圓圓球問道,金屬圓球周圍奇怪的擺滿了鼎,上空的空間氤氳看起來就有些奇怪:
  
      “那是什么地方?干什么用的?”
  
      “哦,聚星陣??!就是收集星力的地方,平常就是用來給星光靈器補充星力,偶爾煉制一些星力丹?!?br/>  
      “什么?”
  
      腳步停頓下來,這么重要的事情被平靜的說了出來,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天靈,懷疑自己聽錯了,或者誤會了什么事情!
  
      只見女子的腳步停了下來,而看過來的眼神有些奇怪,隱隱約約的能感覺到一絲鄙視,先是在覺得他沒有見過世面一樣!嘴角再次動了兩下,總感覺今天在這里接觸到的事情有些非常理!
  
      “那我能不過去近距離看一眼?”
  
      “當然不行!”這就理所當然的話吳升有些吐血的感覺,說的他應該知道一樣!話音落下,天靈揮手在周圍的平地上劃了一個看不出究竟有多大的圈,似乎只是隨便的比劃了一下:
  
      “在這里都被布下了陣法,進出陣法禁止通行的地方都要書琪或者萱萱同意。現在陣法關閉了一部分,可是聚星陣和我的藥田那邊陣法都是一直開著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參觀一下恒忠的畜欄,就在東邊那里?!?br/>  
      吳升的心里輕輕嘆了一口氣,總覺得自己現在問出所謂‘陣法’究竟是什么東西的時候,就會遭到一番鄙視!算了,既然她時候不能去,就當是一個禁止去的地方好了,改換了一個方向問道:
  
      “你們為什么先要截殺兵皇城主,他比想的要強的多,不得不說,你們惹上了一個大敵!”
  
      “我們也是不想的??!可是放任不管很可能這里機會被提早發現,你閣樓才建成這樣而已。真人他又不管這事情,說只是一件小事,要讓我們憑借自己的力量解決?!?br/>  
      “兵皇城主他知道這里?!”
  
      吳升大吃一驚看,其他無用的信息自動被屏蔽掉!天靈照常理所當然的點頭后,吳升立刻變得認真起來,搖頭道:
  
      “快點組織你們的人手離開吧,如果沒有能擋住兵皇城主的人在,兵皇城主趕到的時候會是一場屠殺,我對他的性格太清楚了!”
  
      “為什么?”
  
      天靈不解的話音落下,北方一朵青色的火云大搖大擺的靠近,肆無忌憚的聲音響起:
  
      “呵呵,這里所有人的人,都給我出來!十個呼吸之后,不出來的人就去死吧!”
  
      吳升下意識退后一步,已經做好了逃跑的打算,他絕對沒有和兵皇城主對抗的實力!
  
      可是話音剛剛落下,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發生了!一個巨大的爪子從地面伸出,兵皇城主毫無反抗的空間,一下就被拋飛的很遠。
  
      啞口無言之下,只見一邊的天靈輕輕搖頭:
  
      “看好了吧,這就是打擾它睡覺的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千古蒼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