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2新手教学:原書女主8


  回基地時,士兵們發現了阮甜的臉蒼白得不像話,似乎像是受了什么傷。
  幾個士兵交換了下眼神,心照不宣的往車后面看了一眼。
  其實他們也無需擔心,只要出去過外面的地方,再回基地總是會重新接受檢查的。
  只是單純地掃描一下回基地的人身上會不會帶有著病毒。
  喪尸病毒,如果只是小范圍的受傷,雖然不會變異??扇羰鞘奔湟懷?,傷口沒有得到救治,很容易感染病毒,導致喪尸化。
  所以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只要出過基地的人都會接受檢查。
  而且一旦被檢查出來有被喪尸咬過,那么即將會被隔離,然后接受醫生們的治療。
  目前喪尸病毒是無法治愈的。
  科學家們為之奮斗的就是研究出解毒劑,所以一旦被隔離將會受到科學家們一段時間的照顧。
  而阮甜雖然只是被咬了一下,不嚴重。
  要是回來之前沒有用異能清洗傷口,她可能也是被隔離里的一員了。
  所以當檢查過了之后,她忍不住松了口氣。
  反而是k時不時地把眼神落在她身上。
  阮甜偶爾對上他視線的時候,總是會疑惑。
  k的眼神里有太多的疑惑不解,甚至還有點冷淡?
  然而還不等她找機會去詢問原因時,原書女主找上了門。
  經過幾天的清理,那座小鎮,已經算是很干凈了。
  不管是喪尸還是遺留,沒有被發現的物資,統統都被收進了阮甜的空間里。
  由于阮甜最近受傷了,所以大家也都沒有打算要接任務,也打算乘著時間好好的將基地了解一下。
  熟悉一下地形什么的。
  蘇酒跟付玉明兩人結伴出去,聽說附近有交易市場,貌似什么東西都可以交易,蘇酒跟付玉明都有些好奇,本來阮甜也打算去的,可是因為傷口在胳膊上,又怕市場人太多,萬一撞到了。
  到時候難受的可是她自己了。
  于是阮甜跟k留守在家了。
  然后就正面的碰上了原書女主。
  當門口站著原書的女主時,她一直都沒反應過來。
  來到這個世界這么久,她也沒有見過女主。
  但是從原主的記憶里她還是對這位唐歆慕有印象的。
  女主跟原主是高中同學,關系好到阮甜有什么秘密都會告訴唐歆慕。
  所以唐歆慕才會為了那個鐲子害死原主。
  而現在,因為穿來時系統的翅膀輕輕一揮,她稍微偏離了下原劇情,在劇情開始前,原主其實是從未出過基地的。
  而系統則是把這段劇情做了攥改。
  讓原主離家出走。
  也大大的減少了原主死亡的幾率。
  眼前的女人,一頭栗色的大波浪卷發,五官妖艷美麗。雖是素顏之姿,可也遮不住她的美貌。
  穿著白色的連衣裙,看起來妖艷里帶著一絲清純。
  眼神若有似無地勾人魂魄,總覺得這小裙子跟她不搭。
  唐歆慕撩了下頭發,對著她笑:“我才聽阿熙說你回來的事情,所以現在才來找你,你不會生氣吧?!?br/>  語氣絲毫沒有一絲抱歉的態度,臉上完美無瑕笑也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阮甜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以她的身高跟唐歆慕的身高對上,她矮了半個頭。
  所以看起來非常沒有氣勢。
  “我很好,也沒事?!彼淺<蚪嗟鼗卮鵒慫奈侍?。
  唐歆慕眼神里閃過一抹光,可面上卻不顯。
  伸手打算去拉住阮甜的手。
  “你們這是?”從樓上下來的k,皺著眉頭望著眼前地場景。
  門口處逆著光站著的女人,他簡直太熟悉了。
  尤其是看到她似乎跟阮甜很熟悉的樣子,k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氣。
  k這么怒氣沖沖的樣子,阮甜還是第一次見,所以有些不明所以。
  “怎么了?”
  反倒是唐歆慕看到k時眼神里閃過的那一絲驚訝,隨即往前走了一步,鎮定自若地跟他打招呼:“好久不見,阿徹?!?br/>  k收斂了有些失控的情緒,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地望著唐歆慕。
  漆黑的眸子里沒有一絲情緒,臉上也毫無表情?;肷砩⒎⒆挪簧頻鈉?。
  雖然阮甜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可是k這個樣子明顯是生氣了。
  唐歆慕跟唐徹是有什么過節嗎?
  皺眉。
  身為劇情里的男女主角,第一次見面居然是這樣的?
  她瞟了一眼唐歆慕的表情,似乎也是沒想到k會生氣。
  那么看來就是k單方面的對唐歆慕不喜歡了。
  唐歆慕也很識趣,看起來k似乎不是很想見她,所以隨意地找了一個借口離開了。
  而阮甜覺得她一定要找機會跟這位女主劃清關系。
  “你跟她關系很好?”站在樓梯上的k突然意味不明地問了句。
  阮甜悄悄地打量了他的表情,斟酌了下語氣:“以前高中的時候很好來著,末世前,發現了一點事情。所以不想再跟她扯上關系了?!?br/>  既然k不喜歡女主,而她也要遠離女主。
  那么不如與k統一陣線,再劃清關系。
  然后就安安穩穩的過她的小日子。
  阮甜的算盤是打的啪啪作響。
  k下了樓梯,手里拿著個水杯,朝阮甜走了過來。
  在這短短一分鐘里,她已經腦補了太多劇情。
  然后k朝她伸了手:“水?!?br/>  “…………?”阮甜一臉懵。
  k又重復了一遍。
  回神來的阮甜,才使用異能,把他杯子灌滿。
  等k離開后。
  阮甜發現,k下來其實是找她倒水的……
  真移動·水源·阮甜。
  真的是太過分了??!
  在書房里的k早就將她的一舉一動都在看在眼里。
  他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并沒有喝的打算。。
  想起剛剛的女人,k的臉上勾起一絲略帶危險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