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神族 > 醫品至尊 > 1420 傳送卷軸

星际争霸重制版单人:1420 傳送卷軸

    丁寧嘴角抽了抽,這媳婦師父,還真是言出無忌啊,都沒發覺到自己話里的歧義嗎?
  
      強忍著笑意,一本正經的道:“我要你當我孩子他娘……”
  
      “你無恥,想得美?!?br/>  
      夜玲瓏驚愕的瞪大眼睛,臉上刷的一下就紅透了,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
  
      丁寧估摸著是氣的成分更大一些,跟大喘氣似的繼續道:“……的保姆?!?br/>  
      “??!保姆?”
  
      夜玲瓏又呆萌了,漂亮的大眼睛里跟蒙了一層紗似的,看起來朦朦朧朧的煞是可愛。
  
      “說是保姆,其實就是在獨行懷孕期間負責照顧她的起居,陪著她,畢竟她是你帶大的,一直和你相依為命,現在有了身子最放不下的就是你這個師父,有你陪著她我也放心?!?br/>  
      丁寧很有耐心的解釋道。
  
      “噢,好,我還以為……還以為……”
  
      夜玲瓏這才恍然大悟,覺得是自己誤會了丁寧,有些忸怩的說道。
  
      “還以為什么?”
  
      丁寧有心逗她,裝作不知道的疑惑問道。
  
      “以為……啊,沒什么了,對了,那我以后還能回圣女族嗎?我是說等獨行生了以后?!?br/>  
      夜玲瓏臉又紅了,覺得特別不好意思,竟然想歪了,還以為丁寧想要她呢,連忙生硬的轉移話題。
  
      “隨便你啊,只要你高興?!?br/>  
      丁寧笑瞇瞇的說道,特像誘拐小紅帽的大灰狼,想走,嘿嘿,到時候就怕你舍不得走。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還能回圣女族就好?!?br/>  
      夜玲瓏長長的松了口氣,心里莫名的歡喜起來,可隨即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緊張的問道:“只有我一個人照顧獨行嗎?”
  
      “不是,你主要是陪她聊天解悶,其他的有專人照顧她?!?br/>  
      丁寧疑惑的看著她,不知道她緊張什么。
  
      夜玲瓏有些忸怩的說道:“我不會照顧人?!?br/>  
      “那你怎么把獨行帶大的?”
  
      丁寧是真的不明白了,詫異的問道。
  
      夜玲瓏臉又紅了,訕訕的解釋道:“她小時候,都是托別人照顧的,等她大了一點,都是她照顧我?!?br/>  
      見丁寧滿臉愕然的表情,夜玲瓏似乎覺得這樣說有些太掉價了,連忙又手忙腳亂的解釋道:“我其實也照顧過她的,只是我記性不太好,經常容易忘事,有時候一閉關就是幾個月,幸好獨行聰明,餓了會自己找東西吃?!?br/>  
      丁寧嘴角抽了抽,額頭爬滿了黑線,心里暗自為自家媳婦默默點了個贊,攤到這樣迷糊的師父能活那么大還真是不容易啊。
  
      不過,他也曾經聽夜獨行說過小時候的事,知道夜玲瓏并沒有她自己說的那樣不堪,她不是愛忘事,而是心靜如水,做事情特別專注,很容易進入忘我之境,否則,她也不會在三十歲那年就依靠陣法之道邁入神武境,被譽為萬載難逢的修煉奇才,當時整個古武界可都是為之轟動的。
  
      “咳咳!”
  
      老嫗見兩人旁若無人的閑聊了起來,攙扶著奄奄一息的夜曼瑤,干咳兩聲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后才說道:“我已經通知了族人,獨行很快就會被送來,能不能先放了清?骱鴕硅??!?/p>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br/>  
      丁寧唯恐再生變故,絲毫不給她討價還價的余地。
  
      老嫗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但很快收斂起來,古井無波的說道:“那好,我先帶曼瑤去療傷,一個小時后,我會送夜獨行過來?!?br/>  
      “一個小時獨行就能來?”
  
      丁寧大奇,不可思議的問道,他可不認為圣女族就在姑蘇,否則,老嫗等人也不會磨蹭到最后期限才來了。
  
      “要是快了,一個小時興許都不用?!?br/>  
      老嫗有些傲然的說道,似乎覺得就算她不說,夜玲瓏恐怕也會告訴他,也不掖著藏著,滿臉肉疼的道:“我圣女族先祖自上古時曾經傳下來三張傳送卷軸,我已經傳訊回去,讓人開啟一張傳送卷軸送夜獨行過來了?!?br/>  
      “傳送卷軸?”
  
      丁寧眼睛亮了,傳送陣他聽說過,但傳送卷軸他還是首次聽說,奇怪,九天玄女為什么都沒有跟他提起過這種傳送卷軸,難道是玄女族意外獲得的?
  
      老嫗警惕的看了她一眼,神色嚴肅的道:“你的三個條件我已經答應你了,你絕不能出爾反爾打傳送卷軸的主意,否則,就算是死,我也會拉著你一起上路,這卷軸世上只有三張,是我圣女族的鎮族之寶,這一次已經破例動用了一張,只剩下兩張了?!?br/>  
      丁寧砸吧砸吧嘴,心里癢癢的難受,認真的道:“放心,我說話算數,絕不會反悔的,不過,我很想見識一下傳送卷軸,能不能讓我瞻仰一下?!?br/>  
      “休想!”
  
      老嫗斷然拒絕道。
  
      “如果,我用這個換呢?”
  
      丁寧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用腳尖在地面快速的勾畫起來,轉眼間畫出一個重疊交錯的復雜圖案。
  
      “上古戮仙陣!”
  
      老嫗和夜玲瓏幾乎是同時失聲驚叫道,眼神火熱的死死盯著地上的圖案。
  
      作為以陣入道的族群,對陣法有著近乎于癡迷的執著,戮仙陣在上古時就已經失傳,流傳下來的只有半闕殘陣,圣女族無數先賢都夢想著能把這陣法補全,可惜,卻始終沒有成功。
  
      即便能夠勉強布置出來殘陣,也無法發揮完整大陣的百分之一威力。
  
      不得不說,丁寧的這個餌太大了,大的讓老嫗根本無法抗拒。
  
      丁寧腳尖一抹,把地上的圖案抹去了一半,開玩笑,交易還沒完成,豈能讓她真的學了去,他畫出完整的陣圖,只是在證明自己確實掌握了完整陣圖罷了。
  
      老嫗和夜玲瓏臉色都變的極為難看,眼神兇狠的瞪著他,如同擇人而噬的兇獸。
  
      她們看的正入迷呢,丁寧卻直接把最核心的關鍵圖案給抹去了,這讓她們如何能不憤怒。
  
      老嫗憤怒丁寧根本沒當回事,但夜玲瓏憤怒,他肯定是要安撫的,悄悄傳音道:“玲瓏乖,不生氣哈,等咱回家了,我教你完整的陣法,不光是戮仙陣哦,還有絕仙、殺仙、屠仙、弒仙、誅仙、滅仙陣,上古七仙陣我都會的?!?br/>  
      夜玲瓏驚喜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又選擇性的遺忘了他喊她玲瓏的事實,傳音道:“你說真的?”
  
      “當然,我可是誠實可靠小郎君,從來不騙人?!?br/>  
      丁寧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好,我跟你回家?!?br/>  
      夜玲瓏興奮的傳音道,縱橫上古時期威力足以屠仙滅神的七仙陣,對她這樣的狂熱陣法愛好者充滿著無法抵抗的誘惑力。
  
      聽著她那令人遐想的回答,丁寧心里微微一蕩,都有些懷疑如果這個時候自己提出來用陣圖換她這個人,恐怕她都有可能會答應。
  
      當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還真沒敢打她的主意,主要是這位實在是沒有長輩的模樣,時不常的呆萌模樣讓人的心都能融化了,讓他有些欲罷不能,就喜歡看她發呆的樣子。
  
      獨行說她美如天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惜,隔著面紗,實在看不清楚她的真實模樣。
  
      不過,光是她那一雙滴溜圓的清澈大眼睛,露出迷糊時的樣子就足以萌翻所有人了,要是真長著一張禍國殃民的臉,說不定反而會不和諧了,有可能會破壞掉那份呆萌的可愛。
  
      真是讓人難以取舍啊,丁寧心里好糾結,既希望能看看她長的什么樣子,有沒有獨行說的那么美,可又擔心會破壞掉那份呆萌的可愛,反而會給他帶來遺憾。
  
      算了,不想了,反正來日方長,她要是愿意摘掉面紗那自己就看,若是不愿意,那就保持這份呆萌的可愛好了。
  
      和丁寧同樣陷入糾結的還有老嫗,戮仙陣對她的誘惑,絲毫不下于圣女族的最高權利。
  
      作為圣女族的實際掌控者,她品嘗到權利的滋味后就再也無法放棄,可支撐權利的根本還是無力。
  
      對圣女族人來說,陣法就代表著武力,如果她能夠學到完整的戮仙陣法,就完全可以用秘法把取代她體內現在的陣法,戰斗力狂升十倍都不止,到那時,就能真正的擁有著和化神境強者抗衡的實力了。
  
      但傳送卷軸整個天下可能就只有這三張,今天用掉一張后就僅剩下兩張了,到底要不要交換戮仙陣,讓她感到左右為難、糾結萬分。
  
      傳送卷軸雖然不像戮仙陣那樣是大殺器,但一旦破解出卷軸的制作方法,對整個圣女族來說都有著任何陣法都無法取代的重大意義。
  
      那意味著,只要知道某地的坐標,啟動傳送卷軸就能夠瞬間傳送過去,而不需要事先在那里設置傳送陣,最重要的是,卷軸是群體傳送卷軸,能夠一次性的傳送多人。
  
      只可惜,從上古至今,圣女族歷代都在研究傳送卷軸,卻始終沒有人能夠破解卷軸的制作方法。
  
      無人能破解只能存個念想的傳送卷軸和立刻就能學會的完整戮仙陣,老嫗心中的天平逐漸向后者開始傾斜,沒用多少時間就做出了選擇,咬牙說道:“成交!”
  
      “好,一手交錢,一手交貨?!?br/>  
      丁寧笑的很愉快,沒想到今天竟然還會有這樣的收獲。
  
      心里暗自替老嫗悲哀,若是她們能對夜獨行好一點,根本無需任何代價,就能獲得所有的陣法傳承。
  
      可現在,她們卻只能咬著牙不得不拿出珍貴的傳送卷軸來交換眾多陣法傳承中微不足道的一個戮仙陣,不得不說,這還真是個莫大的諷刺。
  
      趁著老嫗考慮的時間,丁寧已經從夜玲瓏嘴里套出傳送卷軸的特性,這讓他驚喜莫名,心情激動不已。
  
      只需要有坐標就能直接傳送過去的傳送陣啊,那豈不是說,只要看著世界地圖查找一下經緯度然后測算出坐標,也無需消耗靈晶,就能夠隨時傳送到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
  
      最重要的是,這可是能供多人傳送的消耗品啊,若是研制出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帶著一票兄弟去砍人,砍完后瀟灑的一個傳送,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這要是應用在戰爭當中,絕對是偷營襲寨抄人后路的不二法寶啊。